• <code id="a8qgy"><label id="a8qgy"></label></code>
  • <tbody id="a8qgy"></tbody>
  • <dl id="a8qgy"></dl>
     
    |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鶴山建縣始末

    鶴山建縣始末

    關鍵詞:鶴山建縣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鶴山
    • 電 話:
    • 網 址:http://
    • 感謝 heshan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10833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

     鶴山置縣始于清朝雍正十年(1732年),縣城設在鶴城,因其北面有一座山峰形似大鶴而得名。1913年,縣城遷至沙坪鎮。新中國成立后曾與高明縣兩合兩分,合時稱高鶴縣。1981年恢復兩縣建制后,鶴山縣隸屬于江門市。登上鶴城鎮鎮區的制高點,昔日鶴山縣的標志性建筑——鶴頂亭,憑窗眺望270多年前的鶴山縣舊城,人們難免浮想聯翩:清代為什么會設置一個鶴山縣?為什么會選址在這里建城?建縣初期的鶴山人是從哪里來的?他們的生存狀態如何?為了解答這一類問題,我們對鶴山建縣進行了一番探查。

      1、設置鶴山縣的因由
      雍正十年,清政府從廣州府屬下的新會縣及肇慶府屬下的開平縣各劃出一部分地方,設置新縣鶴山。設縣的目的何在?當年的兩廣總督鄂彌達曾用“興地利,遏盜源”6個字概括。換句話說,就是為了加強對這一地區的統治,加速對這一地區的開發。

      先從“遏盜源”談起。現今鶴山縣屬地方,距離原屬新會、開平兩縣縣治較遠,是封建統治力量薄弱地區;加之境內皂幕、昆侖、黑坑諸山,險峻茂密,綿亙數縣,交通阻塞,自明末至清初近百年間,成為“盜賊嘯聚”之所。所謂盜賊,其實多數本是受封建勢力剝削壓迫以致鋌而走險的下層勞動群眾,但其“嘯聚”情況也很復雜,不能一概而論。其中有的是反封建的農民起義,有的屬反清復明的武裝斗爭,有的則為不良分子所操縱,打家劫舍,殘殺良民,擾亂生產。由于史料不足,現在已難于一一分析鑒別,總之,自清朝定鼎以至雍正十年的80余年間,本地區盜賊蜂起,剿之不絕,嚴重威脅著清政府的統治,不但令當政者頭痛,而且當地紳民也深以為患。他們想到,只有設縣分治才能遏制盜源。這一對策,首先由新會籍生員(秀才)唐化鵬提出。他認為,屯兵防守也不如設縣分治能夠奏效。“設兵重鎮,雖可制賊,但選將提兵尚煩征調,芻茭糗糧更費轉輸,且調遣不常,常有兵來賊去,兵去賊還之患。不若立縣設城,縣官控御城守,駐防文武維持。人煙輻輳,以民為兵,以耕為戰,誠地方一創永守,百姓一勞永逸,久安長治,至利而至便者也。”唐化鵬這番話,把清政府設縣以“遏盜源”的目的講得再明白不過了。

      至于“興地利”一層,唐化鵬指出:“五縣地方近官田一帶田土,民多畏賊不敢耕作。田既無收,拖欠糧米以至缺額。今立縣治,民不畏賊,田園盡耕,逋逃盡復(逃亡的人都回到家園),五縣之民,國課早完”。當年建縣籌劃者陶正中在他的《題請建縣原議》中也指出:大官田一帶,“其地則一望平蕪”,由于地方不靖,“耕鑿未保久安”,“居民向無固志,土著悉成客寄之形,未肯確鑿認墾”,所以田土荒廢甚多。“若得度地制邑,地利可盡,賦額可供,亦一舉兩得”。設縣分治以“興地利”,雖然是統治者從增益課稅收入出發的,可是客觀上對開辟土地,發展生產,安定人民生活,還是有重大作用的。歷史證明,設縣分治完全是一件好事。

      2、籌建鶴山縣的經過

      建立鶴山縣,經過了一個醞釀、籌劃、審議和批準的過程,歷時較長。先有唐化鵬、宋奕鑾、伍德彝等3次呈請,后得兩廣總督鄂彌達、廣東巡撫楊永斌的同意支持,由他們委派糧驛道陶正中勘測擬議,奏請朝廷,經戶部、吏部等審核,最后是由雍正皇帝批準的。

      康熙22年(1683年),新會籍生員唐化鵬呈文督撫,請求在大官田設立縣治。呈文開頭的“摘由”是這樣寫的:“為險峻久作賊巢、要害宜立縣治、以廣幅員之版上益國課、以耕膏腴之田不赍盜糧(不供應糧食給盜賊)、以復逋逃之稅免懸缺額、以汰守汛之兵裁省輸轉、熄十縣之寇、安全廣之民事”。呈文詳盡地論證了建縣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分析了“十利十便”,說理透徹,建議具體,辭情懇切,但是他的建議沒有被上司所接納,可能是因為清政府剛剛平定三藩和收復臺灣,南方的大局甫定,還有許多更重大的事情等著要做,顧不上地方行政的興革這類事情,結果是“議格不行”。

      康熙34年(1695年),又有舉人宋奕鑾(平岡村人)再次呈請建縣,“指陳利害,言甚剴切”。呈文由新會知縣呈報上司。督撫“以工程浩大,不允所請”。可見,決定建縣與否的關鍵在于省一級的督撫的態度如何。

      雍正九年(1731年),又有從南海順德來縣境承墾荒田的伍德彝等150戶聯名作第三次呈請,并表示愿捐白銀6000兩助筑城池。這次呈請得到總督鄂彌達、巡撫楊永斌的重視。鄂彌達認為,“興地利而遏盜源,無逾于此者”,乃委派陶正中蒞境勘測,由陶擬出從新會開平二縣析置新縣的具體方案,然后,鄂、楊聯名上疏朝廷,題請建縣。復經清廷中央六部會商通過,奏請雍正皇帝核準,賜名“鶴山”,并定于次年開始建置。由此可見,建鶴山縣的主要決策人是鄂彌達。

      當年陶正中勘建新縣的原議,鄂彌達題請建縣的奏疏以及吏部等核準建縣的覆文,這些關于建縣經過的第一手文獻,其文字均保留至今。后兩種文件中關于建縣的具體意見,基本上采自陶正中的原議,因此又可以說,陶正中是創建鶴山縣的具體策劃人。

      陶正中,字田見,江南無錫人,雍正癸卯進士,曾任翰林院編修,后來官至山西布政使。當時他在廣東擔任糧驛道(道員,又稱道臺,為省布政使佐官,分司省以下、州以上的錢糧等事)。他識見明敏,作風深入,受命后,3次親臨大官田地區相地勘測,繪制地圖,又與新開兩縣官吏會商,擬出了建縣的具體方案。包括建城地址、規模、體制,新縣所轄疆域、人口,應交納錢糧數,縣學生員名額,新縣應添設的官員吏卒數目,駐防將佐兵丁數目及分界劃守辦法等等。這個方案,除個別細節后來有修改外,大部分被采納并付諸實施。

      雍正皇帝給新縣賜名為“鶴山”,大概是從臣下擬議的幾個名稱中圈定的一個。它取自縣城背枕之一座小山的原名。此山體勢如鶴,高不過數十公尺。建縣后,山名為縣名所掩,后人乃改稱之為松山,山頂建有鶴頂亭。換句話說,今鶴頂亭所在的山崗原名鶴山,鶴山縣縣名得自此山。

      清廷批準鶴山建縣后,由吏部行文督撫,令其于廣東省內現職知縣中選拔一員充任鶴山首任知縣,督撫便選中了原平遠知縣黃大鵬。

      黃大鵬,字運滄,號最峰,江南上元(今屬南京市)人,貢生出身。任職平遠縣時,史稱他“明銳慈惠,治縣有聲”。他于雍正十年調任“知鶴山縣事”,直到乾隆六年11月離任,任期長達10年。他不但是本邑開基創業的首任知縣,也是任期最長的一任知縣,是建縣計劃的實際執行者。他蒞任后,經過查勘研究,提出補充方案7條:城垣以石代磚,不設北門,招集客商建造店鋪以成墟市,清丈欺隱田畝,豁免歷年逋欠錢糧,妥善安置應招前來墾種的惠潮人民等。經詳請上憲核準后,復由他本人負責施行。舊縣志里留下一些珍貴史料,證明黃大鵬體恤下情,關心民瘼,采取了許多惠民措施,不愧是一位克己奉公勤政愛民的清官,深得百姓愛戴,鶴城父老至今仍傳說他的事跡。他主持興建工程,竣工后往往吟詩作文以記之,反映了他艱苦創業的豪情以及他和本縣人民的密切關系。

      3、營建鶴山縣城概況

      根據現存的史籍文物,下分5點介紹營建鶴山縣城的情況:

      (1)疆域

      據乾隆版《鶴山縣志》載,鶴山縣東西地廣90里,南北袤115里。自縣城東至新會杜阮村界40里,南至開平凌村水界35里,西至開平縣水井營50里,北至古勞大河中與南海分界60里,西南至開平麥村界45里,西北至高明縣楊梅汛界50里。折合現代計量單位,全縣面積約1000平方公里,四至界限與當今鶴山市版圖基本相同。鶴山縣城恰在全縣版圖的中央。

      鶴山縣的轄區,初從新會縣割出古勞都全部,新化都、遵名都各一部分,從開平縣割出古博都全部,雙橋都全部,新興都、得行都各一部分,共七都五十四圖組成。建縣后調整合并為五都,即附城都(今鶴城、址山、云鄉)、古勞都(今雅瑤、沙坪、古勞、龍口、桃源)、雙橋都(今宅梧、雙合、合成)、新化都(今共和大部)、遵名都(今共和之黎村、連岡、平岡、石徑、松下、藏龍、良耕等七村)。都圖制一直實行到民國時期。1930年,廣東省實行地方自治,廢除都圖制,改行區鄉制,縣以下以區統鄉。鶴山全縣分為第一、第二、第三、第四4個區,一度曾分為8個區。

      (2)城池

      黃大鵬到任后,于雍正十年11月開始修筑城池,經過3年,于雍正十二年(1734年)建成。縣城周廣6000尺,城高16尺,厚10尺,雉堞1000個。城有東西南三門,南曰恩波門,東曰近悅門,西曰遠來門,各有城樓,高10尺(從城墻上起計)。城門口加筑月城,安置炮位。城北地處高阜,城外無村莊,故不開北門。城垣采用三寶黃沙之石,壘址于山麓,形如荷葉。東西南三面因河為池。

      所謂因河為池就是利用原來的小河作為護城河。城東小河源于大嶺牯山下,流經城東,即今二中、東門、鎮小側邊后,折向西流,從南門口流過,匯入西河。城西小河發源于昆侖山下,流近縣城處稱西門陂、西門潭,匯合南門河后,流往禾谷、址山,連接潭江水系。黃大鵬組織民工加以疏浚,使之成為對外交通的水道,載貨木船可由開平、臺山上溯址山河,直抵縣城南門碼頭。故民間對鶴城地理,有“三水入城一水出”之說。

      (3)井泉

      古人選址建城時,對于水源供應非常重視。即使城外有河,猶恐戰時被敵人斷了飲汲之道,必須城內有足夠的水資源才成。陶正中3次到官田勘測,“相陰陽,觀流泉”,發現鶴城地下水資源非常豐沛,加以開發,可以滿足建城的要求。他滿懷高興地寫了一篇《懷新泉記》:“……邑宰黃令乃于城西北址掘得泉源,滲漉浩涌而出,輿情驚悅。又城東城北再逢土泉二穴,引流周注,匯至泮池,如環如帶。縣治西南百步而近,乳泉沸起,如濺珠,如瀉玉,渟浤甘美,民生并賴。蓋造物鐘靈,俟時乃顯。前此空山蒙翳,寧知今日卜邑成聚,可用汲并受福耶?邑人議疏沼筑亭,名其泉曰懷新……”

      鶴城城內有許多著名的井泉,如鶴眼井、倉前井等,都一直使用到近代。

      (4)設施

      城內的主要設施為文武署衙、學宮書院、神廟祠堂3類。

      縣署是知縣衙門,前后共七進。第三進號“勤慎堂”,第四進有東廳西廳,是知縣坐堂審案和議事的地方。第五第六進是知縣和家屬的生活區,第七進為裕民倉。縣衙西側有監獄。另在城區西部有守府和演武亭。

      縣署之南有學宮和儒學署。學宮座北朝南,大門外有照墻,門前有牌坊,正額書“青云”二字,左曰“騰蛟”,右曰“起鳳”。大門名文明門,兩側小門通入東西兩廡,西名禮門,東名義路,此為第一進。大門內有半圓形水池,石橋從池中跨過。這就是泮池和泮橋了。第二進為黌宮,是生員課試的場所。第三進為大成殿,祀孔子牌位。第四進有崇圣祠、名宦祠、鄉賢祠。學宮東側有明倫堂、儒學署,是學官治事和休息的處所。

      建城初期就在城內修建了萬壽宮、城隍廟、關帝廟,相國祠、福德祠和土地廟,東門外有谷皇廟、社稷壇,西門外有風云雷雨壇。建城后各種名目的廟宇有增無已。稍后,附近各姓居民更進城建造祖祠,有呂家祠、馬家祠、徐家祠等十多處。

      城內主要道路,都用花崗巖條石鋪砌,路底下是下水道,排水通暢,路面整潔。

      以上3類建筑群占了城區的大部分地方。城內不設墟市,民居也不多。由此,可以見出當年的施政方針:一是以城守與政教并重,二是以神道輔翼政教。鶴山城的主要設施,充分顯示了封建宗法社會的特點。

      黃大鵬始建縣城時,招集客商于東門外東關頂建造墟市,后來發展為忠信大街。光緒朝以后,南門外出現了一批店鋪,形成了后來的鶴城墟。主要街道茶行街,谷行街,米市街、逢源路等均在城外。近代城市,多數是經濟發展的自然產物,“城”與“市”不可分割,而清代創建鶴山城的因由不同,它是官員們主觀規劃的產物:在全縣版圖的中央營造一縣的政治文化中心。

      (5)遺跡

      鶴山建城至今,已過去260余年。幾經滄桑劫難,古城建筑已面目全非。1928-1931年,拆毀城墻修馬路,現僅在北垣殘留些少土墻與基腳痕跡,從中可以考出當年筑墻的方法是:以大石壘基,用石塊兩面砌墻,墻中實土,城頭雉堞用磚。東西南三座城門雖已拆除,卻成為該處地名,循名以求,尚可想象當年縣城的規模。修建于乾隆19年的鶴頂亭已在1998年按原貌重建,作為古城的標志性建筑屹立在鶴山之巔。原鶴山書院舊址早已改建鶴山二中校舍。舊縣署在30年代被日本飛機炸為平地,解放后平整為二中運動場。其南端有百年古榕一株,相傳為署前遺物,巨干參天,濃蔭蓋地,令人懷想古城風姿。1990年暑季,古榕忽然起火自焚,老干燒毀,根部再發新枝。南門內學宮及儒學署舊址,為今之鶴城鎮小及幼兒園所在地。現存學宮遺物“文武官員到此下馬”石碑一塊,豎于小學操場中央,見證著封建社會中孔夫子及儒學地位的尊崇。關帝廟、演武亭、守府及各姓祠堂等,先后辟作民居,唯有半座城隍廟(僅剩后殿)現在依然享受著善男信女的香火。

      從以上5點,可知鶴山城雖為山間小城,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綜觀其體制、設施、作用諸方面,仍可窺見封建國家基層政權的典型面貌。當年,清政府是在封建自然經濟的條件下,主要出于政治上的需要而把縣治設在鶴城的,后來,經乾嘉道咸同光宣幾朝以至民國,封建經濟逐步解體,近代商品經濟發展了。沙坪鎮由于附近地區人口稠密、交通便利,農工商業發展較快,至20世紀初已成為全縣經濟中心,取代了鶴城在全縣的重心地位。相形之下,鶴城在其地理位置與發展程度上,已經不能適應縣治的要求了,所以,至1913年,國民政府便決定將縣政府遷至沙坪,鶴城僅保留一個舊縣治的名稱罷了。

      4、墾辟鶴山縣的初民

      鶴山建縣之初,在冊人口不足1萬。據乾隆版《鶴山縣志》載:共實編8871丁口。這是戶口冊上的人口數,實際的人口可能多些,總在萬人之內。現僅從其構成與來源上將開縣時的居民大致分析為3個部分:

      第一部分:開縣前久已定居當地的土著。這部分人居古勞都最多,雙橋都次之。他們是鶴山居民的主要部分,因其定居本地先有四五百年歷史,遂被后來者目為土著。其實,他們原本也是來自中原的移民,自南宋初年(紹興年間)開始遷入,而大部分自稱是南宋末年從南雄珠璣巷遷來的,如本縣大姓祿洞及陳山李氏,越塘、維墩、大埠、雅瑤之馮氏,以及隔朗陸氏、平岡宋氏、平嶺冼氏、霄鄉源氏等,他們的先祖都是從珠璣巷遷來。

      這一部分居民自宋末遷來,定居鶴山已有數百年歷史,不少姓氏已修了族譜,其淵源清楚可考。他們多居于平原富庶之區,士農工商,人才輩出,對開發鶴山作出了最大的貢獻,例如,防御西水屏障家園的古勞大堤,就是他們戰勝自然的成果;馳名的鶴山特產紅菸與古勞茶,又是他們歷代培育的結晶。

      第二部分:清初自粵東遷來的客家人。他們的祖先原本也是中原士族,宋元以后遷至閩粵贛三省邊區,在粵則聚居于惠州、潮州(雍正十一年才從惠潮劃出嘉應州,即今梅州,為客家人聚居地)。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有新會營千總賴易勝,系潮州大埔縣人,奉派駐防大官田營汛,見該處地荒人稀,便從家鄉招得一批人前來墾荒,是年始建坪山村。自后,粵東客家人陸續遷來,至鶴山建縣前,已開辟了坪山、五凸型、橫坑、南洞、龍團、小官田、北芬、殷洞等十七條客家村。

      開縣之年,糧驛道陶正中奉命懸示招墾,對應招前來者給予政策優惠,粵東客家人聞訊來而者甚眾。“荷鋤求地者日以百計”。這是客家人移民鶴山的第二次高潮,民間稱為“五子下鶴山”。他們多數定居在今鶴城、云鄉、四堡、共和、合成、白水帶各處村莊,由于他們的到來,官田、禾谷、云鄉這些山間盆地開發成了良田,丘陵山坡變成了茶園,鶴城墟出現了茶市。到咸豐初年,鶴山客家人發展到極盛,分布在四十堡一大片地方。

      上述兩部分居民,除語音迥殊外,風俗習慣、生活方式亦多差異。乾隆版《鶴山縣志》指出:“惠潮來民,多農鮮賈,依山而居,以薪炭耕作為業,故其俗樸而淳,與土著差異;土著之民,多商鮮農,貧者亦習工技以治生”。

      第三部分:建縣前后從南海、順德遷來者。

      建縣之前,有伍德彝等150戶自南海順德來縣境承墾荒田。估計這150戶是富戶,他們向政府承包大片田地,再轉租給佃戶耕種。雍正九年,他們聯名呈請建縣成功,“立縣日準其入籍,子弟一體應試,境內荒田聽其隨力開墾”。黃大鵬建城時指定城內西南區除建關帝廟城隍廟外尚有余地就分給這150戶建房居住,又批準他們可以繼續招佃墾荒以安置新來的惠潮移民,此外,今竹朗施氏、堯溪、赤坎之劉氏,皆遷自順德龍山,古勞麥村關氏遷自南海九江。這一部分鄰縣移民,人數不及前兩部分多,但在財力與人力上對開發鶴山作出了貢獻。

      上文對墾辟鶴山縣的初民,從淵源上分析為三,然而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他們已逐步融為一體,認同于“鶴山人”這個群體了。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鶴山!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15313956198 傳真:微信1152980321 郵箱:heshan1#foxmail.com
    地址:北京市昌平區北七家宏福11號院305-308室 郵編:102209
    Copyright © 2004-2019 鶴山在線運營中心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京ICP證090779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浙江快乐12推荐号码
  • <code id="a8qgy"><label id="a8qgy"></label></code>
  • <tbody id="a8qgy"></tbody>
  • <dl id="a8qgy"></dl>
  • <code id="a8qgy"><label id="a8qgy"></label></code>
  • <tbody id="a8qgy"></tbody>
  • <dl id="a8qgy"></dl>
    江苏时时百度贴吧 五分赛app 30选五开奖结果呢 七星彩专家号码预测最准的 欧洲秒速时时开奖 辽宁11选5预测专家 40天怎么减掉30斤 上海时时怎么玩 二八杠app 李逵劈鱼下载